旅游新闻

《天堂电影院》 从男孩到男人,不需要10950天,一段24

发布日期:2020-07-31 01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Nuovo cinema Paradiso》,“天堂电影院”,很早就听过这样一个名字,“一份写给电影的追忆与情书”,有人如此说道。阴差阳错,多年以后,我才看到这个片子。看过之后,心中有感动,也有怅然,着笔之时依旧不知从何说起。也许她本身就包含了太多的内涵;有可能,导演只是单纯出于对电影的热爱而写下这曲旧时代的挽歌,我无须把她想得太过复杂……

《天堂电影院》海报

光阴

三十余年的跨度,贯穿着Toto的成长,母亲与恋人的老去,以及Alfredo的死亡。都说光阴流逝、物是人非,而当年的天堂电影院却也在时代的进程中轰然倒塌(说起这个,我想到贾樟柯《二十四城记》里的成发集团厂区与其后继者“二十四城记”概念住宅区)。

我对导演Giuseppe Tornatore并不陌生,之前的《海上钢琴师》和《玛莲娜》都让我印象深刻,前者是理念化的,近乎一个远离人世洞若观火的寓言,试图去接近某些永恒的、不变的东西;后者是对于美和人性尊严的礼赞。而作为时空三部曲最初的原点,《天堂电影院》比之后的作品更强调时代感,时间的流逝,人世的变迁,既带给人一种最基本最不可抗拒的悲伤,又是使一切的心灵感动更凸显更悠长的底色。围绕着电影内外,无论对亲历者还是观者,这种悲伤和感动,都是无言的恩典。

怀旧的情结足以作为动力,支撑着人们,因为那个逝去的年代与过去式的自己,往往都是单纯的,有着明亮的不谙世事的理想。虽然同时,理性总要识破出这样一点:记忆总是在美化着过去;可谁又能否认人们心底的渴望呢?在影史上,那个伟大的“公民”凯恩童年时代的小雪橇上刻着同样伟大的一个词,“Rosebud”,那凝聚了对根、回归和过往纯真的全部渴望。

《天堂电影院》导演朱塞佩?托纳多雷

Power by DedeCms